你喜欢丝袜还是被丝袜包裹的脚?

恋足是指对同性或异性的足部或其鞋袜有特殊的留恋,而这种留恋常常超越对其身体的兴味,有这种喜好的人被称为恋足者。

  不同的恋足者有不同的办法满足这种嗜好。有的只需藉着本人的想像,便可得到满足;有的要透过看异性或同性脚部的照片,才干得到满足;更有甚者,要靠偷窥他人的脚,或强迫他人蹂躏本人,才干取得快感。

恋足的属性

恋足癖属于性倒错中的其中一种恋物癖。性倒错是一种“性行为形态”,“需求藉着不寻常的物体,典礼或情境,才干得到完整的性满足”。有些性倒错比拟严重的个体,每天需求4至10次的高潮释放。虽然异于常人,性倒错的个体并非全部盼望改动本人的性嗜好。(《变态心理学》,2005)

恋物癖是性倒错的其中一种,有这种嗜好的人,其性兴味在“某些无生命的物体”。有恋物癖的人常为男性,因而女性恋足者颇为稀有。恋物癖比拟激烈的人,可能会以偷窃,以至以暴力的手腕取得所需的物品。(《变态心理学》,2005)

前文曾提及,局部恋足者会以他人蹂躏本人以取得快感,因而有些恋足者亦带被虐狂的角色。被虐狂透过被侮辱,被施加痛苦(鞭打、蹂躏、掌掴等)以取得性愉悦。这些侮辱或伤害通常设定在某一范围,假使这些活动过了界线,有可能招致严重受伤以至死亡。例如有一种被虐的方式称为自体性欲窒息,以勒束本人到达窒息的效果,在美国招致极多的被虐狂死亡。(《变态心理学》,2005)

恋足的成因

不少人尝试解释恋足这一行为,但是到现时为止尚未有一个统一的答案。在生理学上,神经学家Vilayanur S. Ramachandran以为在大脑皮层中的感应区,担任生殖的神经元和脚部的神经元位置相近,从而有可能令人在潜认识中将足部和生殖器官联络在一同。人类的动物嗅觉本能亦被以为是招致恋足的缘由,有些专家以为女性的脚部和阴道一样均会发出气息,因而令异性产生性欲上的刺激,从而构成恋足。有个别的研讨者以为,恋足可能像羊癫症一样,因天生的脑部损伤招致。(维基百科)

心理学和肉体剖析学对恋足亦有本人的见地。心理学家Freud以为女性的脚,特别是在中国,经常被躲藏起来,因而男性透过偷窥女性的脚,能取得心理上窥破他人机密的快感。(维基百科)有肉体剖析学家以为,某些在孩提时期阅历过他人性交的男性,可能会在潜认识中有“阉割恐惧”,从而使他们长大后不能停止正常的插下式性交,从而寻觅别的事物如他人的足部替代。

有人以为环境的影响及性阅历对恋足的构成有着亲密的关系,当青少年阅历初次性兴奋时,若他们这时遇到女性的足部,有可能将它和性兴奋联络起来,并喜欢以此作为日后性刺激的方式。前苏联医学家波波夫举了一例,一个男孩在初次性兴奋时,在女性浴室的锁匙孔看到女性的大腿,从此这男孩一看到女性大腿就产生性兴奋。另一理论以为足踝的弘度容易令人联想到女性的臀部,从而吸收男性。(维基百科)

对爱的渴求亦可能是恋足的缘由,请参阅下文。

与爱的关系

有不少恋足者盼望他人的蹂躏,使本人感到痛楚从而得到快感,这与性优待中被虐狂的心理一模一样。艾利斯和弗洛伊德以为这种心理是出于对爱的渴求,被虐狂以为他们被虐打,是由于施虐者爱他们,关怀他们。一项研讨发现,不少被母亲虐打的孩子长大后大部份不会分开其母,总会极力向她表示对她的爱,若这些母亲逝世,这些孩子有不少在肉体上会呈现问题,这是由于他们把母亲的虐打视为一种爱的表达,这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“打者爱也”,“棒下出孝子”不约而同。(《虐恋亚文化》,1998)

许多专家以为被虐狂关于爱的需求常常比正常人为大。霍妮(Horney)以为因受虐者内心有着对“本身的脆弱”和“本人短少重要性”的双重恐惧,他们因此希望被施加痛苦和折磨,一来能够使本人感到被他人留意,二来可透过痛苦和折磨减轻本人的恐惧感。实验结果亦表示,被虐狂对“不再被人爱的焦虑有时以至会超越对被杀或被去势的焦虑”,为了被他人爱,他们甘心屈服。受虐者十分惧怕冷的觉得,有一个生理学的见地以为他们甘心被虐打,为的是使皮肤变暖,从而有暖和的觉得。(《虐恋亚文化》,1998)

除了对爱的渴求,受虐者亦有被别人关注的需求。他希望能藉此摆脱孤单,取得人际关系,由于在被虐的过程中,施虐者必定存在。(《虐恋亚文化》,1998)数年前曾有一宗新闻,是有关一个身形健硕轻度弱智的男子,为了和几个不良少年维持朋友的关系,甘心献出本人的钱财,更任由其毒打本人,数月后终被虐打致死。从这则令人发指的新闻中可见受虐者对人际关系渴求之大。

假使受虐者的恐惧(本身的脆弱,本人短少重要性,本身的人际关系)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他会走到“放弃自我”的极端,其特征是“彻底放弃本人的人格,与别人融为一体”,一种“本人什么都不是”的觉得。以女作家马库斯为例,她请求她的男朋友只依照他本人的意志行动的人,而把她完整视为一个没有自在意志的附从品,她以为这样才是最平安,这是由于这样作她才感到本人不是孤单的,她亦能藉着其男友以肯定本人的存在有价值。(《虐恋亚文化》,1998)

讨论

恋足癖在现今的社会仍不为别人所承受,绝大多数的恋足者均被冠上“病态”、“乖僻”的帽子,致使他们羞于向人启齿,美国总统参谋迪克.莫利斯的恋足倾向曾成媒体的笑源之一便是其中一个好例子。

笔者以为恋足是一种很正常的审美趋向,只需是朝着安康的方向开展,应该是值得肯定。

为什么人们不能承受恋足呢?这是由于人们对脚的误解。不少人以为,脚是人最龌龊,最丑陋的东西,有何值得观赏呢?

其实,脚并非人想得那么龌龊丑陋,女性的脚特别美丽,有不文艺作品以“玉足”、“纤足”、“粉足”等形容女性的脚,更有不少人为此倾倒。唐朝的大诗人李白曾作“越女词”一诗:

“长干吴儿女,头绪艳星月,履上足如霜,不着鸦头袜。”

从这诗中可见李白描写女子的足部洁白如雪,可见他并不以为脚一定是龌龊丑陋。而李白观赏女子的重点,是她的头绪和脚趾,明显的超越对异性身体的兴味,所以诗人难逃恋足的嫌疑。

中国武侠小说巨匠金庸在其作品<天龙八部>描写阿紫双足“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,当真是如玉之润,如缎之柔”,“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,像十片小小花瓣”,更是把脚之美清分明楚的表达出来,从中也可见不只是古代人懂得脚之美,现代人也一样懂。

法国作家福楼拜被史家评定为有严重的恋鞋癖,他经常对着女人的短靴出神,在他的<包法利夫人>写道每当他决计摆脱爱玛身上使他入迷的东西时,“一听见她(爱玛)的靴子响,一切决计立即土崩瓦解,就像酒鬼见了烈酒一样”。

西方的童话故事<灰姑娘>也是一个经典的恋鞋故事,王子将他全部的感情寄予在那只小巧小巧的玻璃鞋上,虽说灰姑娘非常漂亮,但实践上王子找的就是一双小脚。

此外,人们关于初生的婴儿,常常喜欢亲他的脸和小脚板,这在某水平上也可说是一种恋足的行为,但是置信没有人会用奇特的眼光看他,由于婴儿的脚丫是公认非常的心爱。

现代人不承受恋足的第二个缘由,置信是他们不了解为何有些恋足者盼望被人蹂躏。他们以为被他人蹂躏身体,特别是脸部,绝对是一件痛苦、受辱的事,以此为乐的人绝对是有问题的人。

这现象能在“与爱的关系”的一文找到部份答案,另外应留意的是恋足者绝不是以痛苦和受辱为目的,他们并没有违背“快乐准绳”,即人类趋乐避苦的本能,他们只是以被他人蹂躏作为手腕,以到达取得快感的目的。一个生理学的见地对此以为:疼痛刺激大脑产生某种麻醉剂,能产生安多酚快感。

有人以为恋足这行为自身并没有对或错之分,每个人有权选择本人爱恋的对象。但是,假使恋足癖使某些恋足者为了满足其愿望而偷窃、强夺他人的鞋袜,以至因不能得逞而猛踩对方的脚,使对方遭到伤害,这种恋足行为绝不可承受。只需恋足者不对他人做成伤害或心理搅扰,其行为便可承受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丝袜美腿

包臀短裙与丝袜高跟鞋的搭配,满满的职业范

2022-4-24 10:29:50

丝袜美腿

作为一个丝袜控真的变态吗?

2022-4-24 10:37:03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